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anzengren的博客

博客主人:拜水堂谭增任

 
 
 

日志

 
 

[原创]《1960,河西救荒记》,下篇,八、王昭私访  

2012-12-20 22:23:50|  分类: 白色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1962,河西救荒记》 - tanzengren - tanzengren的博客
《1960,河西救荒记》
(摘编自《夹边沟诗祭》)

下篇:60式救荒
八、王昭私访

高台宣化两个老汉,王登诊和殷三才北京告御状,见到周恩来总理,反映了情况,中央为此对张掖和甘肃省采取了什么措施,直到现在无从得知。但是一些现象使人不得不往这方面联想。

两个老汉是五月上旬到京的,在6月初,甘肃省委书记处书记高健君来到张掖,召开张掖地委扩大会议,批判安振“左”倾蛮干的错误,宣布安振停止工作,进行检查。

到了6月中旬吧,一个车皮小麦,从新疆大河沿火车站运到了张掖火车站,取货单提货人栏填的是张掖专署粮食局。这一车皮麦子虽然不多,但它却是后来从新疆运粮救河西的先河。

8月23日,省委决定从兰州调王耀华任张掖地委第一书记。安振停职检查,他独断专行经营多年的河西小朝廷已经寿终正寝。

在这段时间还有一段传奇发生,这就是1960年7月初,公安部副部长王昭奉派,到张掖实地调查农村发生浮肿、干瘦和饿死人的情况。这个身穿军便服、红军形像的老干部,选择了类似私访的办法来张掖调查。他在从北京开往乌鲁木齐的69次特快列車上加挂了一节平板车,平板车上载着他的小卧车。他只带了司机和两个警卫员,一行仅有4人。69次特快到了梧桐泉站,专门为王昭临时停车,把平板车也甩到梧桐泉。

 

                                                  第七章,3、王昭私访记 - 夹边沟 - 夹边沟诗祭     王昭像

                                   

站长一看阵势,知道是下来了重要领导,不敢怠慢,急忙带人欢迎。王昭正好要求站长派人把卧车卸下来,然后向站长及众人挥挥手,坐进卧车走了。

站长带着人忙活了一阵,直到看着车走得没影了,也不知道首长是谁。

王昭的车到了高台,不进县委,也不进县政府,略一问路,便直奔宣化,一家一户地家访饥问苦。他掀开各家的锅盖,看看凉锅,打开粮柜看看空柜,又安慰几句炕上的病人,也见有几家死了人,卷个席筒还停在堂屋里没有发送。暴、斗、饿、草、人、病、死七个字,除了“人”字不是说看就能看到、而且也绝对不会有人带着首长去翻死人堆以外,其他六个字都明明白白地摆在那里。王昭的一个随行警卫,用部照相机一闪一闪地拍了好多照片。有人问首长的名字,王昭说了,人民朴嗵跪倒了一大片,哭嚎着:“王震司令员,快救救我们吧!活不成喽!”

河西老乡都知道王震。王震打下河西,1949年10月1日,王震在张掖县鼓楼上对全县人民讲话,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这些事老百性记忆犹新,所以就把王昭的名字听成是王震,“王震私访记”的民间段子就在河西到处流传,但实际上进行私访的官员是王昭。

王昭离开宣化,放车到高台,县委书记毛顺民措手不及,不知道如何迎接。王昭坐在县委小会议室的沙发上,毛顺民带着下属毕恭毕敬垂手而立。王昭开门见山就说:“你们高台县怎么搞的!鸡死清,狗断种,房倒屋塌,关门闭户,比日本鬼子大扫荡还厉害!”毛顺民唯唯诺诺。王昭又问:“暴、斗、饿、草、人、病、死,这七个字你知不知道?你该负什么责任!”毛顺民无言以对。

把毛顺民批了一顿,王昭便向东驱车张掖。毛顺民连忙给地委打了电话。

安振受批停止工作后临时负责地委工作的乔生瑞(原张掖地委书记处书记)赶忙坐车西迎,迎到临泽县西边兰家堡,才把王昭接住。

王昭来到张掖和地委领导接头,乔生瑞说准备一下,要详细汇报工作。王昭道不需要汇报工作,更不必准备,只回答几个问题。

“安振现在怎么样了?”

“安振停止作,检查思过。”

“新疆的粮食到河西了没有?”

“到了,到了。”

“是怎么来的?”

“感谢毛主席,感谢党中央……”

“不说空话,就说粮源在哪?怎么运输?”

“粮食远在南疆喀什一带,用汽车运到兰新线大河沿车站,再装车皮到张掖,由专署粮食局统一划拨到酒泉、张掖、武威各县。”

“这么说来,关键环节就是从喀什到大河沿的汽车运输。现在运粮的汽车是哪家的?”

“是新疆的。”

“好,这事我有数了。再问你,前进生产队出了舍子事件?”

“……”

“我再问得具体点,他们瞒产了没有?私分了没有?产量到底多少?”

“这个……,这个……”

“就谈你个人认识,错了不揪辫子,你个人认为?”

“我个人认为没瞒产,没私分,征购早就过头了。”

“现在苗青年怎么样?执行了没有?”

“没有,没有,现在仍在押。”

“立即开释!先送医院体检、疗养。安振这个鬼儿子胡闹成这个样子!你亲自去,现在就去,立刻放了苗青年。”气的王昭说起了家乡土话。

乔生瑞不敢怠慢,就带上人到看守所放人。看守所所长来到号子门口喊了一声“苗青年!”

蹲监的人耳朵特别灵,只要一听点名就胡思乱想。苗青年听到所长喊名字,似狼嗥一般的声音,心想要枪毙我了!心就噗嗵噗嗵跳得紧:连顿绝命饭也没给吃就上路了?

直到给他开了刑具,乔书记给他握手,说委屈了他。苗青年才知道自己的小命保住了,两腿一软就晕倒在地上。当然,同时开释的还有李积仓,也不必一一细表。

这时候王昭的车,早已徊东,一路查访下去。

后续故事是,省高院不但没有批复苗青年等二人的死刑,还认为中院院长李德林不经过审判,而是通过群众举手宣判死刑违法,要处理李德林。

高院工作人员到病房对苗青年说明来意,要他出具证明,作为处理李德林的证据。

一听这话,苗青年一轱辘从病床上翻下来,一边磕头一边喊:“再不啦!再不啦!不是李院长挺身把安振挡住,我早吃了枪子啦!”

高院来的人也给他说笑了。苗青年也为李院长消了灾。

 

  评论这张
 
阅读(514)|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