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anzengren的博客

博客主人:拜水堂谭增任

 
 
 

日志

 
 

[原创]《胜利日》(短篇)  

2012-07-21 16:04:59|  分类: 白色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胜利日》(短篇) - tanzengren - tanzengren的博客
  

[龙魂文学大赛征文(原创短篇小说)]     

 《胜利日》

       我五、六岁的时候,家住济南。那一天,在大街上,我看见日本人军乐奏凯,马队得得,就想象自己是一架轰炸机或一辆冲锋的坦克,冲撞了一个巡路的日本宪兵,可把母亲吓坏了,抱起我来就跑,只记得母亲的棉袍都被汗水湿透了。第二年春天济南闹蝗虫,落的满院子都是大蚂蚱,大人替我捉了十几只,关在一个金鸡饼干筒里,听它们跳起来撞铁筒的声音。夏天,母亲带我到姜家池看鱼。那是个放生池,一池泉水。其他看鱼的人也多是妇女儿童。只见一只硕大的螃蟹沿石砌的池壁爬上岸来。虽然女人和孩子见它都怕,但还是齐心协力将这横行将军制伏,用绳拴了。因为降伏螃蟹中母亲功劳最大,所以由我提回家去交给厨师张二爷。还是这年七月,听我家厨师张二爷说他夜里睡在当院儿,看见了“龙起坝”(龙在天河中饮水),害得我一连几夜和他睡在院子里,也非得要看“龙起坝”不可。到了八月,方有一桩真正的大事迅雷般爆炸开来:日本鬼子投降了!

       胜利日庆祝的那一天(大概是1945年九月三日吧。我后来查知,当时的中央政府宣布自九月三日始,放假三日,举国同庆。),别提我有多么高兴了!因为我曾经为我是“亡国奴”而哭过无数次,而今天我可以用这三个字回敬日本人和他们的孩子了!正好我们有一家日本邻居,我想只要他们走出门来,就喊他们:亡国奴!亡国奴!还有一首童谣挖苦他们:小日本儿,喝凉水儿,打了罐子赔了本儿!

       全家人也同样兴高彩烈!母亲听到这个消息是先喜后悲,甚至哭出声来。她从箱子里取出穿着中学生制服的大哥的相片,抹泪说:八年了,我一定要他回来,再不让他离开为娘一步!七七事变时大哥上高中,跟学校撤退到大后方,虽然辗转有书信给父母问安,也知道他进了军校,但始终不知他的详细情形。母亲一哭,让我也好想还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大哥。我问母亲:“大哥是大军官吗?”母亲说:“他一定是的!一定是的!”说这话的时候,母亲虽然带泪,却是一脸骄傲,我也想象着大哥佩肩章,系武装带的英俊模样。

       一夜间,济南市成了松饰和松门的新城,满目苍翠。家家户户自制国旗。八年来人们没见过国旗,具体的尺寸是多少?蓝天有多宽?红地有多大?白日放出的毫光有多长?大家都不清楚了,但并不影响制做的热情,一百家的国旗挂出来有一百种样子,但是白炽的太阳,晴朗的蓝天,和火红的热土一样也不少。我的玩伴济生的爸爸宋先生带了男女乡邻多人来问国旗上的太阳有多少道光芒?父亲说是十二道光芒,符合中国的四维八德。张二爷“唉”了一声好象想起一件什么事,打开木箱居然翻出一条国旗来。那是七七事变后,日本人占领,强收国旗,老张顺却留下一面旗当包袱皮压了箱底。现在他取出来,笑着说:“俺这面旗,事变前头逢节就挂,是开过光的。”说着平铺在地上,我就趴在旗上数光芒,数了好几遍才数清楚确实是十二道光。喜的一位邻嫂直揪张二爷的胡子,连夸他“好老头!好老头!”家家的国旗都插上大门,每户的大门都装饰松枝,有风的时候国旗飘松枝舞,煞是好看。无风的时候也不能让国旗下垂,年青人和小孩子就把旗举在手中舞动。

       庆祝活动主要在商埠展开。商埠是民国时期济南的“开发区”,道路宽展,商业兴隆,有大玻璃橱窗的新式百货公司,有西服裙装的时尚男女,大街上还集中了从汽车到洋车、自行车的拥挤车辆。抗战胜利日那一天,商埠也整个变成了松枝和旗帜的海洋。母亲带我乘洋车到商埠去,沿途几乎是在一座一座张灯结彩的松门中通过。

       母亲是非常胆小的人。去年冬天日本人庆祝太平详战役胜利三周年游街狂欢的时候,我演出了“袭警案”,也是在商埠。打那母亲再没带我去过任何通衢要道。如果不是战胜了,她也许一辈子不会再逛商埠了。但今天母亲不但重光商埠,而且衣着妆扮非常庄重,绝对是一个战胜国的、自尊的夫人形象。她甚至还用眉笔仔细画了因年龄而变短的眉毛。

      我们在一座三个门洞的松枝牌坊前下了车子。我景仰地看着牌楼上我还读不成句的对联和横披。母亲却笑嘻嘻地看着。她说:“有的对子很好笑,你看上联:(降倭平寇),大中华光宗耀祖;下联:(亡国丧家),小日本哭爹喊妈。”(前边括弧中的字是我记不清的)我也跟着笑,心想如果是日本人看了不知是什么样子?

      父亲并没有跟我们一起来庆祝胜利。听母亲说他就是在和一些文人忙着写松门或建筑物上用的对子、横幅什么的。多年之后我曾问过父亲光复时候他都写了些什么对联?他说差不多都忘了,有一幅比较得意的他还记得:尘与土,克敌靖四海;云和月,中兴复九州。我连连称好,很是佩服他老。

       路边上都是和我们一样来庆祝的欢乐的人群。但我总猜想人群中也v有日本人吧。就像去年日本人狂欢我们去看热闹,心里藏着悲哀和愤怒一样,他们也会有一肚子的不高兴。但我就想要做点什么给他们看!我于是收拾散落在街上的松枝,拣了一小把,攥在手里乱挥乱舞,向着感觉中的日本人示威。我对假想的日本人说:现在我们很高兴!我又看着满街飘扬的国旗,对“日本人”说:这是我们的国旗,我们的国旗上有真正放光的太阳!我还命令“日本人”:不许再说八格、八格,你们已经是亡国奴啦,知道吗!你们要回答“嗨!”

       今天,人们都非常客气,陌生人见面也会互相报个笑脸,男人之间很多人在握手,或拱手,女人则会互相赞美。一个比母亲还要长些的太太对母亲说:小公子识字啦?

       我抢说:“大娘,你看,那对联上写的:小日本哭爹喊妈!”

       母亲说:“刚教给你的,你就显摆!”

       老太太说:“小哥儿真是聪明,透着精!”

       胜利了,光复了,母亲就跟换了个人似的,以前在有日本宪兵站岗的马路上可不是现在这样。今天她谁也不怕,敢和任何人说话,她甚至邀请那老夫人来家作客,真是一见如故!

       忽然路上传来鼓乐声,人们发出欢呼,游行队伍过来啦!队伍以一支盛大的军乐队开路,缓缓行进而来。军鼓咚咚,军乐高昂。我和日本人狂欢时的日本乐队比较,我们的乐声更嘹亮,乐手更高大,步伐更整齐,器乐也更加锃明雪亮。我向假想的日本人介绍:看看吧,这是我们的军乐队,每个吹号打鼓的都是大军官!

       小孩子们很快发现,像粗铜管一祥缠在乐手腰间的圆号,大喇叭口可以照人,就一个个地跑过去照。那明晃晃的铜喇叭,如同魔镜一样把我们照变了形,头朝下,大脑袋短腿小身子,一笑,嘴裂得像船一样。我们三番两次地去照,哈哈笑,乐队就停止前进,原地踏步,继续演奏,直等到家长把自己的孩子带开,乐队才又开始前行。

       我心想,要是玉珍(我幼时的玩伴,小我一岁的女孩儿)也来一起玩,一起照喇叭,该多开心呀!我就问母亲:“日本人投降,玉珍能知道不?”母亲说:“全世界都知到,玉珍怎么会不知道?过两天带你看看玉珍去。”我听了就很高兴。

       我非常注意地听着军乐。我听出那些长长短短的笛子和大大小小的军号并不仅仅是鸣奏乐曲,实际上它们是在呼唤,在呜咽,在豪歌。有男人的声音,有女人的声音,还有童音。它们所唱的歌词我甚至都能听懂,我都记的清清楚楚,但是我还不会写字,它们全记在我心里。当我上学之后就凭着记忆来记录这些歌词。有两支曲词,我记录了多次,每次写出来都不一样,直到我写作本篇之时方才“定稿”。可以说我写了一辈子!第一支曲,我取头一句,称它为《中华民族有神明》,歌词如下:

中华民族有神明,

浴血抗战建奇功,

天地鬼神赐我胜利和光荣!

青山上埋葬着祖宗,

黄河是我们的故乡。

 

中华民族有神明,

……

      然后全曲重复,并可以无限反复下去。

      第二支曲子我称它为《这是何天?这是何地?》。更有意思的,它是大人和小孩、或男声和女声的轮唱。先是由半人高的大号,用低沉宏大的音量提问:

这是何山来,这是何川?

这是何天来,这是何地?

接着是小号和短笛以儿童或女声轻柔的泣声回答:

铁蹄之下的老百姓,

哪有自家的天和地!

 

后边又是大号和圆号男性的声音:

 

我要去,上战场,

报仇报国家,

 

下边则是男声和童声、女声共同的歌唱:

 

妻儿把你(我)送呀咿呀咿孜哟……

 

       大概在一两年前吧,我在电视里看到宋祖英演唱中国民歌《茉莉花》 ,其曲调和我称为《这是何天?这是何地?》的谱曲竟然一模一样!只是宋祖英的唱法是“郑声”,而当年军乐队的演奏却是配合步伐的进行曲!

       这两支军乐曲,《中华民族有神明》和《这是何天?这是何地?》,我随时唱起来都会哭,会落泪,它们是我一生的神明,是我心中的天和地,是我的《满江红》,是我的《黄河大合唱》。


[原创]《抗战胜利日》(短篇) - tanzengren - tanzengren的博客

 

[原创]《抗战胜利日》(短篇) - tanzengren - tanzengren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69)|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