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anzengren的博客

博客主人:拜水堂谭增任

 
 
 

日志

 
 

[原创]《地质生涯过,实践经验存》之三  

2012-09-15 15:28:41|  分类: 白色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地质生涯过,实践经验存》之三 - tanzengren - tanzengren的博客

 

 

      按:8月中旬我去兰州时见了甘肃地矿报总编刘崇贵,退休前我就认识他,比较熟悉。我说给你写点东西要不要?他说欢迎!欢迎!从兰回来我就写了《地质生涯过,实践经验存》这一篇。也不知他“欢迎欢迎”什么样的稿子?就把此篇寄去。不管他要不要,我先放在博客上。

 

《地质生涯过,实践经验存》之三

五、明长城从沼泽中穿过

        上一世纪70年代,通过我对祁连山的观察并对中国更广大地区的地形地貌的了解,认识到西部山系北侧的山前平厡带要比相对部位的南侧山前平原更为发育,更为广阔。例如祁连山北麓的河西走廊诸绿洲平原总宽1500公里,天山北麓的山前平原带则延绵2000公里以上,而昆仑山北麓的南疆平原地带则更为广大。相比之下,祁连山和昆仑山南侧几乎不存在山前平原,天山南麓虽也有若干富饶的山前、山间平原地带,如阿克苏、库车、库尔勒等市县,但从整个塔里木盆地观之,发源于南部昆仑山的塔里木河的冲、洪积物质直抵北面的天山脚下,可以说塔里木盆地整体是从昆仑山向天山倾斜的。我认为造成这种不平衡的原因是因为南部的青藏高原在新构造运动时期的强势隆起,造成中国西部地势由南向北倾侧所致。针对这种理解,1978年我在《西北地质》第二期发表了《试论中国西部山前平原不对称发育的特点》一文。

        好象也是在1978年,我利用假期来到酒泉,从水文地质部队酒泉团部借了一辆自行车,踏车去北门外15公里的新城。为的是重光那里的泉泽和长城。在1966年夏,我们做北大河流域泉水调查来过这里,看到很长一段明代长城浸淫在沼泽湿地中使人惊讶。土质长城,一些地段在沼水中坍塌,另一些地段被冲成豁口,泉水从“关里”淙淙地流向“关外”。我想,500年前朱元璋造城时,不会选线在水中穿过,也不会将此一带丰美的水草让于外族。当时的选线肯定是在泽地以北通过。那么五百年中这片“泉水溢出带”,向北推移了,把长城“吃”了进去。什么原因?我解释仍然是青藏高原上升造成的新构造倾斜!但在78年我踩单车故地重游时,看到那一片泽国已经消失,同样让我大为惊讶。原来这十二年在酒泉盆地大量发展井灌,造成区域水位下降,输干了这片泉淖。这一趟我还带来了照相机,本来想写一篇精彩的论文。看到现状如此,再没了写作的雅兴。构思了数年的论文流产了。

        但是我抓住了另一个题材。黑河流域张掖盆地的地表水、地下水都从合犂山正义峡山口排泄到下游的额济那荒漠草原。到了冬季,地表水消退,通过正义峡的水量只剩张掖盆地排出去的地下水。正义峡从50年代建立水文站起,到70年代已有20多年的观测资料。我研究了这些年份冬季的水量记录,发现水量年年有微弱增加的趋势。我又查阅黑河流域的降水资料,得知同一时间段内没有增加趋势,甚至有所减少。这证明了冬季排出量增加不是因为降水量增加,而同样被我判断是因为南部祁连山系新构造上升引起地势的向北倾斜,致使张掖盆地每年多倾岀一定的地下水量。我依据这一论点,组织论据,完成一份论文刊登在《水文地质工程地质勘察》期刊上。

 

代结语:恢复汉朝生态?

退休之后,也并非如同入了佛门,要做到四大皆空,安心养老也并非容易。一些工作时未能完成的憾事,往往绞痛着大脑神经:当时要那样或这样做了该多好!有一个小地方,在定西专区,地名内官营,是一个全新世的沉降盆地。四周山体有数条冲沟(记得主要一条叫黑石沟吧?)向盆地倾泻水石流。由于沉降作用,沙、石进入盆地后沟床沉积严重,屡挖屡淤,至使沟底与地面齐,淤石、水患频仍。我设想用铁丝编笼实以当地卵石块石,在沟谷进入盆地位置叠置成坝,该坝的作用是过水透水而拦阻淤石。当拦截沉积与坝体齐高后,再向上游筑以新坝。几道坝筑成淤平,随着造坝级数和高程的增加,石流发生会迅速减少,最终趋于0,其患得以根治。(在成都都江堰,“古代劳动人民”以竹笼充卵石在江中堆叠人工沙嘴,以分江引流。所以借鉴以铁丝笼充填块料为坝可能成功。)此工程在技术人员指导下,乡镇自己就能完成。造价也很低廉。

还有一个想法是在敦煌莫高窟想到的。因地质路线,我从三危山南戈壁经大拉牌,进入千佛洞峡,到达莫高窟。千佛洞峡是一条通谷,横穿三危山。其峡,北端开口通莫高窟,南端入口在大拉牌。是党河古道。新构造运动使党河向西摆动,改走今日河道,千佛洞峡遂被废弃、干涸。大拉牌是一洼地,有泉水溢出,证明三危山阻水。此处是一水库地形,在大拉牌造坝,库容可达1亿立方米。在库址上游之戈壁滩亦有古河道连接党河的出山口。将古河道输通即可与现党河水库(库容3000万立方米)分水。两水库联立节制,可更充分利用党河资源,发挥加倍功效。而且千佛洞峡中有三级跌水,高差数十米,可形成壮丽的瀑布奇观,更增添莫高窟的旅游资源。

很多这样的想法,多年萦绕不去,没有建白的渠道!

日常浏网看报,也关心一些专业信息。就近年所读,例如有教授虚妄著文,说从祁连山到巴丹吉林和腾格里两大沙漠有强大的富水构造带,可変沙漠为良田!还有专家建议在渤海取海水淡化解决京津唐供水,甚至把淡化海水输送内蒙和陕北煤田,为生产、生活供水。最离谱的想法是提出把海水(不加淡化)直输新疆沙漠腹地及其他大沙漠,用以固沙。等等饮鸩止渴的奇思狂想不一而足。这些“大胆假设”不须要“小心求征”,因为最大的意义不过是要发出声音,惊世骇俗而已!

我考虑的有实际意义的想法,是要把甘肃河西以及中国西北生态环境日益恶化、干旱成灾、高山冰雪资源退缩减少的现状扭转过来。其实已经有现成的人工降雨科学可以应用。当然还要结合西北的气候、地形等环境特点。在极需用水的平原绿洲带反而不是造雨是实施点。因为在这里很少遇到可用于人工降雨的雨云。但是西北的绿洲是从来不靠雨水滋润的,而是靠高山冰川和积雪融化来灌溉。正好祁连山、天山等山地气候又有人工降水的条件。因为高山环境有大量水气的存在和积雨云层的形成,因此可以用人工方法催生比自然降水更多的雨雪量。我想,如果长年在祁连山进行较为充分的人工降雨,将河西走廊每况愈下的生态环境恢复到西汉时期是可能的:那正是从“风吹草低见牛羊”转向绿洲农业的初期!而且祁连山南麓的青海湖也能得到充足水源,常保碧波荡漾。如果在天山区坚持常年性催雨,甚至罗布泊可以恢复。

 

[原创]《地质生涯过,实践经验存》之三 - tanzengren - tanzengren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