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anzengren的博客

博客主人:拜水堂谭增任

 
 
 

日志

 
 

[原创]《鸟儿与霾的诗话》(诗可以兴)  

2014-02-11 07:47:06|  分类: 诗可以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鸟儿与霾的诗话(诗言志) - tanzengren - tanzengren的博客
 
《鸟儿与霾的诗话》
         霾尘猛于虎。世人无不谈霾色变。秋冬以来雾霾大兴,就再没见过麻雀了。想来,连人都受不了的空气,对于雀儿纤细的气管和娇小的肺页岂能忍受!元旦那天早晨听得户外“加加”数声,以为雀儿回来了,赶紧开窗来看,除了一片残天,却什么也没有,敢是幻觉?直到今天,起码是我家檐下那一窝麻雀已经渺然无存。当时我留诗一首:
《悲雀》

 灰霾黑雾一秋冬,

廊厦雀儿渺无踪,

残空加加似鸟叫?

敢是衔恨小生灵!

        以上说的是上海。上海之霾比之北京之霾,那又小巫见大巫了。最近有消息说,北京向中央立下‘军令状’,斥资7500亿,期许数载大举治霾,承诺彼时能达到今天上海的空气标准。在北京人眼里,上海的空气还是清新不错的嘛!

        再往前数数月,也就是去年夏天,我乘汽车去山东日照,有机会对沿路的鸦巢进行了一次观察。乌鸦是一种北鸟。华北、西北、东北大量分布。江南也有,例如张继的诗“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写的就是姑苏冬天乌鸦夜啼。虽然江南江北乌鸦夜啼的习惯不变,但从分布来看,乌类仍属北鸟。我在江南也走了不少地方,从来没见过乌鸦和鹊巢,所以确认它们是北鸟。我从上海到山东、到北京也走过数趟。我的观察是,一过盐城,树上的鹊巢就越来越多,连高压线架上都有鸦鹊筑巢。再往北,到山东、河北、京津,乌鸦和喜鹊大概是当地数量最大的鸟类。然而这次去日照的观察不同了。一路上极少见树上有鸦巢,偶见一两个也毫无生气,有的已毁大半,显然是空巢、死巢。这现象让我吃惊。分析原因,我看到千里平原村树尽毁,无一株大树,而所有的树皆是速生林,生长二至三年,干高三到四米就被砍伐,用材做牙签、一次性筷子、或打浆造纸。树一伐,巢必颠,岂有完卵!鸦鹊遭此惨史,使我又联想到人间社会的“强拆”,于是构得一首《伐木毁巢有感》:

《伐木毁巢有感》
乌鹊巢空宅亦空,
爱屋及乌有哭声。
乌死巢坏樑蠹毁,
红尘熙熙攘攘中。
        作了《伐木毁巢有感》这首诗后一段时间我自认为给鸦鹊们讲了几句话,尽了些责任,做为一个普通人也只能这样了,只要我分析的毁巢的原因是正确的就好。但没想到的是这原因竟出了问题!
        马年春节期间,我乘车子走沪杭高速去了一次杭州,竟然在嘉兴到杭州这段公路两侧树上发现不少鹊巢。有时相邻两株树上各有一巢,一般隔过几颗树也会有一巢,在高压线架上、甚至路边广告架上也会发现有巢。沪杭之间我也走过多次,但从来没见过存在鹊巢,也没见过鸦鹊之属。这次的发现给我的印象是,北方的乌鸦源源迁入江南。再探其原因,可能是为了逃避华北一带严重的空气污染吧!我再得诗一首《乌鹊南飞》:

《乌鹊南飞》
乌鹊非越鸟,
何巢苏杭枝?
问君故乡事,
霾尘且逃奔!

        连乌鸦也“环境移民”了。当然,第一步它们是“移民”江南,如果上、杭一带控制不住大气污染,第二步它们可能移民岭南,第三步就可能飞泰国、印度等地,做华侨或华裔了。


[原创]鸟儿与霾的诗话(诗言志) - tanzengren - tanzengren的博客

 
[原创]鸟儿与霾的诗话(诗言志) - tanzengren - tanzengren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