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anzengren的博客

博客主人:拜水堂谭增任

 
 
 

日志

 
 

[原创]《詩話:腊八姐》(诗可以群)  

2016-03-26 21:53:41|  分类: 诗可以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詩話:腊八姐》(诗可以群) - tanzengren - tanzengren的博客
 

《詩話:腊八姐》

        四、五岁时候,我家生活在故乡济南。住址是貢院后街13号。顾名思意,就知此街在济南贡院的後頭。這街只有路北的半边,路南的半边全是贡院的高墙。从我家往东,再过十几户人家,这街就到头了,因为顶住了河。这条河从北边过来,到这里折向东。河流右岸,顺着贡院墙走,左岸外头则是一望无际的莲塘藕池。河流流向东,贡院高墙也向东,中间只能容一条路,路也是向东的。两三百米以后,贡院墙以直角折向南,河流则拆向东南,因此河与贡院墙之间,有一個三角地带,空间越来越大,形成一片柳林。母亲的一位远亲,顾大姐,霜居,在我家帮忙照看我和做做家务。我非常爱听她讲故事。那年冬季她对我说:再过几天就是腊八了。腊八清早,越早越好,在树林子里,就能看到腊八大姐像鸟一样,从这棵树跳到那棵树,从这一枝跳到那一枝。她形容腊八大姐,高不过两尺,别提长得有多俊了,穿着一身花红柳绿的新棉袄棉裤,那双小秀花鞋,只有酒盅那样大。我记在了心里。到了腊八那天,我起了个大早,全家人都还没有睡醒。我借着麻麻亮的天光出了大门,经过了十三户人家,到了那条小河。只见河面上冒着蒸汽,因为這河水都是泉水会聚而成。而河对岸的池溏藕塘却结着厚冰。我沿着小河一直走到貢院墙的拐角,到了那片全是枯枝的冬林。干树枝上只栖有寒鸦,没有腊八姐。“还没来呢,我等等她吧。”我这样想。我就一直等着,直到日上三竿。行人渐多起来,有人问我看什么?我不告诉他们。又等了一阵,腊八姐仍没等到,却把顾大姐和母亲等来了……
       后来我对“民俗”发生兴趣以后,我想,顾大姐给我讲的“腊八姐”不会是她揑造的,齐鲁一带肯定有这样的神话或风俗。然而我悟到的时候,顾大姐和我父母均已经过世,无从提问了。因此我每遇到齐鲁人士都会问他们知不知道关于“腊八大姐”一说?所答皆否定。可能因为他们大多数都很年轻吧。后来我就转向文献找答案。有关记载指出,释佛成道前因为苦修而缺乏营养,身体羸弱,得食牧女进献的乳糜之后方健壮起来,以致成道。后经演変,乳糜被腊八粥取代,並定在释佛成道日(每年的腊月初八日)这一天享食。我由是推之,顾大姐所说的“腊八姐”就是对该牧女的演绎。

腊姐枝头舞缤纷,
唇红腮粉花衣襟。
赶瞧纤纤小仙子,
痴童五鼓守寒林。


[原创]《詩話:腊八姐》(诗可以群) - tanzengren - tanzengren的博客
 
 

[原创]《詩話:腊八姐》(诗可以群) - tanzengren - tanzengren的博客
 
 

[原创]《詩話:腊八姐》(诗可以群) - tanzengren - tanzengren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